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窗

任天空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

 
 
 

日志

 
 

中秋怀想  

2014-09-08 22:5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朋友,中秋之夜,仰望一轮明月,你会有怎样的怀恋?

月儿悬天,万年千年,清高冷冽,傲然一切,淡然地注视着人间的悲欢离合,明镜样朗照人心,险恶与欺骗,善良与真诚,得意与失败,都与它无关,漠然到不言不屑,自顾皎洁。

还记得儿时吗?每至中秋,(那时候,脑海里还没有“中秋”一词的概念,只知道八月十五。)暮色未临,我们几个玩伴便早早地翘首场院附近的高埂上,望呀,盼呀,等啊,越是心急,时间过得越慢,太阳懒懒的不愿下山,月亮就像一个害羞的娃,怕见生人似地躲着,不肯痛痛快快地出来。那道起伏的山梁呀,仿佛一堵厚黑的城墙,阻隔了我们的视线,令人好不生厌!就在默语间,有人挥着激动的小手指向天边,尖叫着:“快看,月亮出来了!出来了!”哇!众人齐声:“月亮真的探出脑袋了!”登时,叫喊声、欢呼声炸作一片,回荡在寂静的山村上空并随着月亮的缓缓升起融进薄薄的淡蓝色的夜暮中……月儿渐变渐圆,渐圆渐亮,那种潺潺暖暖如水的感觉伴着兴奋欢喜直淌心底。

 儿时的我们不懂引力的相互作用,总以为,月亮是被那矮矮的山脊从更远的村庄那边运托过来的。正所谓:“儿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中秋月,格外明亮,静静地挂在东山顶上,似有黄黄红红的光晕,更有斑斑驳驳的阴影。众人会一股脑地搬出玉兔、嫦娥之类的字眼,叽叽喳喳,比比划划,相互炫耀着眼睛的不凡功力,好似眼睛都跳到月亮之上,一个个用天真的想象演绎着传说的神奇,使传说如同我们稚嫩的笑脸,愈加烂漫、斑斓。

 那时候,非常渴盼过八月十五,与其说是盼月儿圆,看玉兔嫦娥,到不如说是更盼吃到香甜的月饼。月圆月缺不关乎人的得意悲欢,传说中吴刚伐桂的典故也没人告诉。只知道月宫里有捣药的玉兔,有美丽的嫦娥,或许还有别的神仙。只知道有月亮的夜,亮朗如昼,不再黑暗,不再害怕,不会有大人们经常拿来吓唬孩子的鬼怪出没,借着清远的月光,翻墙上垛捉迷藏,玩游戏,疯跑起来,会更带劲,更安全,更开怀。只知道“地平线”一捧出圆圆的月亮,爷爷就会端着一大茶盘油香的月饼和鲜润的果子摆放在院子里预先安好的小方桌上,供月亮,以庆丰收。事毕,母亲会将这些供品均等分发给我们姊妹四个并顺带几句吉祥语,各自收好各自的,因是稀罕物,平时少有,要留着慢慢享用。只知道那晚一家人会就着如素月光,在昏暗的油灯下,围坐在一盘简陋的土炕上,吃着母亲散工后赶包的水饺,狼吞虎咽,其乐融融。哦,多么简朴,多么幸福。现在和我的孩子说起这些,他会以不以为然视之,觉得天书般的不可理解。

  供月亮是村人的习俗,祖祖辈辈如此,从未细究原委。想想,爷爷离开有四十多年了,爷爷留给我的记忆也渐行渐远,唯独,中秋夜爷爷虔诚供月的那一幕记忆犹新。

如今, 八月十五圆月升起时,卧榻在床的母亲还会念叨供月亮的事儿。自从搬进楼房后,再也没有供月亮的宽敞地儿,为遂顺母亲心愿,只能在窄窄的窗台上,将月饼、果品之类拼凑一小盘并祈愿月亮公公保佑全家平安、和美、顺意。无心中也算延续习俗、怀想爷爷的一种方式吧。

 吃饺子,也是家乡八月十五的习俗,以庆团圆。羊肉,面,菜都是从生产队里分得的,饺子是地道的羊肉胡萝卜馅,营养绿色,鲜香可口,细细回味,就像母亲的爱意,弥散缕缕醇香。

说到分羊肉,总有趣事回想。常听母亲说,为了能吃到肥肥嫩嫩的羊猴猴(羊尾巴下边有个上翘的小尾巴),机灵的哥哥早早地就拿着大罩篱候在饲养院的宰羊场里并帮大人们忙前忙后。于哥哥而言,能吃上地拔坑(村人就地挖的土坑,坑下点火,坑上架一口大锅,用来炒莜麦用的)里烧制的羊猴猴,着实是困难时期的“大快朵颐”了,烤熟了的羊猴猴,焦黄焦黄的,真香哟!看来,勤快不苦嘴呢!

   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中秋月饼花样翻新,色泽诱人,然而,在我心里总感觉失了些许滋味,许是那个艰苦年代,家里贫寒的缘故,更主要的是少了母亲的味道。卧床近八年的母亲再也不可能给我们做饺子吃也不会张罗打月饼、买果品之类的事情了,可母亲用抚爱烙烤的月饼,用辛劳包制的水饺,浓郁香味已刻进脑海,难以忘怀。

苍天弄人,谁能左右,谁又能说清,曾经那个任劳任怨,干体力活堪与男人们一比的母亲咋就瘫在床上了呢?母亲把自己的关节病归怨到年轻时苦太重,可父亲总会斜扫上母亲一眼,很显然,对母亲的说法,父亲是一脸的不认同。每听母亲说一次,我的心头便会涌出淡淡酸楚和无奈......

然而,母亲在,家在,团圆就在。母亲的痛谁也替代不下,可母亲的爱谁又能替代得了呢?母爱恰似这涓涓月光,润泽心田,跃亮生命。母亲瘫了,可母亲的爱却不会打折。

   月升月落,日子在坎坎坷坷中蹒跚而过,皱纹早已爬上了我的脸,一路走来,几度秋光,遗忘了多少不该遗忘的,心已无痕。 月光下,常常会念想儿时中秋节的欢乐形景。故乡的风物离我越来越远,儿时的玩伴(招弟、唤弟,引弟,胜利,来桃,串哥儿)都不知去了哪里,愿她们过得比我好! 

据说,人喜欢怀旧是老了的征兆,可我不认为是老了,而是心灵历经沧桑后的逆成长,渴望回归那段纯真无邪的时光。岁月可以彷徨,季节可以惆怅,人可以成长成熟,但不可以颓废,更不应该世故,要依然怀有童心一颗,澄澈眼前世界,快乐如初,无虑无忧。老子曰:复归婴儿。

 儿时的明月,儿时的玩伴,儿时的乐趣,儿时月饼的味道,已经成为一种记号,深深烙印在生命的旅程中并永远不会被无情的岁月抹掉。中秋节也已然作为一种文化符号 ,嵌入国人的血脉,世代传承,永远不会褪色。

  起身,伫立窗前,仰望,月正中天,天地间,万籁俱静,月独空明。

月儿那么美,浩浩然悬于天穹,隔着玻璃望去,月影恍惚成三,灭灯,只影堪怜,便莫名窃笑起来。蓦然想起太白的《月下独酌》,在诗人眼里,月如知己,倾诉对月,把盏邀月,花间醉月,情至舞月,甚或神迷捞月,这是何等的狂放不羁与孤傲洒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诗人的可爱醉态,奇词绝句,我辈望尘莫及,徒增艳羡。

今夜,有多少目光聚集月亮,又有多少感怀心中涌动?心境不同,感触不一吧。惟愿:心境如月,朗亮美好。
       中秋醉了,醉在温柔的月色里,醉在浓浓的怀思中。而我执意独拥一床轻柔月光,酣然入梦向醉乡。搁笔,伴月眠去。


 

(写于2014年9月8日中秋夜 )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