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窗

任天空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

 
 
 

日志

 
 

季节何曾失忆  

2013-04-19 17:5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节何曾失忆

图 文 /  心窗

穿过街市,走向田野。

心,一如眼前的云天,茫然,清冷。日隐日现,雪花失却了往日的恣意,知趣地躲到我的身后。风,跑前跑后,忙活着,为我献媚伴奏,不知是铜管乐演奏还是小提琴协奏。连日的阴冷,让我无心倾听风的曲目和诉求。

云,灰色,苍茫,张扬。云是什么?原野说:云是风奔跑的呼吸。哦,我以为云是雨出阁前的嫁衣。

天高云冷,雨不来,春的色彩难以描绘,大地怎能披上新娘华美的盛装?

心,时不时地随风打旋哆嗦,倍感郁闷。朋友宽慰说:北国的春,一向娇羞慵倦,迟迟不肯露面。又说:风不吹,花不开。我指着雪地里嬉戏的孩子们,说:春,远不如这些孩子们机灵,活泼。时光枯萎,岁月将容颜氧化了许多,可我还是喜欢看雪地里孩子被冻的通红的小手,攥一把雪,化了,手纹脉络清晰,一如纯真的心地。滑嫩的脸蛋,一个个向上胖着,像是圆溜溜的红苹果。花花绿绿的棉袄,把身子裹的厚厚实实,像是花花绿绿繁茂的花草,攒动着,绘画里有补色一说,孩子们衣服的色泽增补了春天的亮色。

蹲下,拨开雪被覆盖的泥土,准确的说,是田埂。猛然间,草们齐刷刷地冒出了脑袋,探头探脑,东张西望,像是掀开了一张幕布,呼啦啦,跑出一群捉迷藏的孩童。哇,竟然有密匝匝的草芽长出,足有一公分高,身子泛着浅绿的光芒,散着甜甜的草香。目光抚摸嫩绿的草叶,湿漉漉的好像芭比娃娃睫毛上挂着的泪花,一张一闪,晶莹圆润,煞是可爱。呆在小草面前,凝望点点绿色,兴奋的我搓着手,有些不知所措。不仅叹服小草顽强的生命力,更要感谢雪,这层厚厚的棉被包裹着草们,没被冻坏。真是:欲传春讯息,不怕雪埋藏。

今年的春迟,雪图大,四月飞雪,无尽的寒流,跳水式的气温,令多少渴望春归的心因畏寒怨天而纠结再三。阳虚体质的我更是恶寒喜暖,日夜期盼春暖花开,冰雪消融,柳绿花红,燕舞莺歌,清爽心情。并且,心下一度埋怨,季节失忆,轮回错位。谁曾想,小草—大地的婴儿,春的信函,默默地告知人们,大地已然回春,四时本就分明。季节何曾失忆?是心灵与自然的旷久疏离,大可不必忧虑。瞧着吧,新娘的嫁衣旋即便会化为水面艳丽的桃瓣,林间墨绿的羽燕。

绿色,是春天的色彩;绿色,更是生命的象征。天地间,绿色是希望。招招手,笑盈盈,生命在轮回的号令中集结,整装待发。水漩,我的家乡,不冻河确是春潮涌动,春回,万物皆萌也。

心,被寒冷禁锢着,一直无心觅春。原来,春,就在林间田野里偷偷地包藏着呢。返回途中,河畔的柳条吐出微紫的毛芽,像是大自然的一道“回春贴”。不禁想到杜甫的:漏泄春光有柳条。农家菜地里的葱苗水洼样捧着鲜绿。道旁一排排钻天杨的枝条泛着青绿的光,鼓胀着,憋着一股劲,分娩一样,生命托举着生命。相信那鹅黄的芽苞即刻便会母体脱出,枝头喧闹。风中,我仿佛听见哗啦啦、哗啦啦树叶唱歌的声音,看到虫鸟喜悦的眼神和人们被大自然感动的面孔。

若不是一片雪花不小心被风吹进眼里,一激灵,整个人还沉浸在春意漾动的田野中呢。春的色调,该是:桃花红的热烈,杨柳嫩的光洁,杏花白的娇莹,草儿绿的养眼,是七彩颜料泼洒而成的画卷。

此刻,尽管雪花眷恋着天空,撒着欢,冰翼晶莹,手拉手,转着圈,尽情舞蹈……但还是阻挡不住春的脚步。于我而言,也算是:雪地寻芳草色轻,春风扑面心境明。虽未有万紫千红揽入怀,却也心花怒放不负春了。

春天,毕竟是春天。芳菲四月,雪花映衬,东风劲舞,气息撩人。

漫步田野,赏读小草捎来的信函,心,明媚如春,温暖如春。

总有一份感动是自然界的色彩和生命的力量给予的。搁笔,不说了。

(写于2013年4月19日  ,天空飘着雪花)


 

 

季节何曾失忆 - 心窗 - 心窗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